初到台北

中正纪念堂、国父纪念馆、台北101

Posted on: 2015-10-12 Last edited: 2017-11-11
语言:
  • 简体中文

面线

放下行李后,我们根据民宿老板Jay的推荐,到巷口油库口面线店吃面线+香肠。

这家店生意非常好,不仅店内座无虚席,买外带的也排长队。点菜之后按照我们点的内容发几个不同的牌给我们,一个代表一道菜。然后一会儿服务员送到跟前时直接在位置上收钱、收牌。这样避免了收银区积堵太多人。不过我很好奇服务员是怎么记住我们坐在哪里的。

面线形似线面,不过不会粘成一团。感觉主要是吃其酱料的味道,因为泡在一碗汤糊里,基本上是靠喝的。其中加有海蛎,硕大但嫩。不知是做法还是材料好,没有令人反胃的腥味。(全程就只有汤的味道)

再说香肠,香肠可以说是最常见的台湾小吃,夜市到处都有香肠的不同做法,什么大肠包小肠。但这里就是最普通的烤香肠。可是奇怪的是它还送两颗蒜头给我。 是不是配着吃?虽然说我也听闻过北方人白吃蒜头。不过台湾还是没想到。所以我还是试了一下一口香肠一口蒜头,感觉也没什么不对劲,蒜头味道也不刺激。

具体就没有拍照了,感兴趣的可以看这里(不是我写的)

便利店 顺便提一下,油库口面线店旁边,7-11和全家并排开了两家。便利店在台湾应该是比垃圾桶还多(我没有夸张,看这篇),但更让人吃惊的是便利店业务之广泛。那时台湾的小学刚刚开学,“缴学杂费”赫然贴在全家的门上。此外,便利店会有ATM、复印机、经常还有洗手间,而且这些会作为卖点印在招牌上。确实,在台湾除了捷运站有ATM外,最多的就是在7-11了,单独的银行ATM反而很少见。


吃饱了上捷运。我们第一站直奔中正纪念堂。目的主要是去看每个整点的换岗仪式(耍枪)。到的肘候快整点了,于是赶紧飞奔向那栋白色蓝顶建筑,爬上89级台阶(蒋中正的岁数)。

中正纪念堂

Ceilling of Chiang Kai-shek Memorial Hall
天花板上的青天白日



 

Changing guards
换岗
Changing guards
枪操,好像是学美国的

到的时候仪式刚刚开始一会儿。人挺多的,我们依仗着个子不矮,才能把相机举过人群。过程中还不断有人进进出出挤来挤去。这个点大陆客大概比较多。然而今天也是唯一一天能挤的了。一个长官领着两个卫兵,去把另外两个换下来,先要用一种奇特的正步(抬手向前,抬脚,落脚,)缓慢前进到中正像前,等另外两个在岗士兵以同样的步伐从岗位上下来也到他们旁边。接下来喊号 敬礼 耍枪 交换位置。新卫兵上岗,长官领着换下来的士兵原路安返回,最后坐电梯离开。持续十分多钟。好似信徒朝拜一步一拜一样缓慢。仪式虽然花哨,但是看着新鲜,也蛮有气势。
 

Chiang Kai-shek Statue
蒋公坐像

蒋先生的朝向是面对大陆的。这个表情,不知道是笑还是哭。

中正纪念堂当时正在展出抗日战争的专题展览。

自由广场

从中正纪念堂下来经过自由广场。

自由广场
自由广场

话说自由广场的牌坊原来写的是“大中至正”。后来阿扁搞“去蒋化”,才改作“自由广场”。

不过自由广场这四个字的写法,还是被justfont吐槽过(见此:《印刷体的故事—在两端之间》

两边是国家音乐厅和国家戏剧院。古风建筑,没有山寨感。

National Music Hall
国家戏剧院
National Music Hall
国家戏剧院屋檐上的装饰,十分精致

自由广场对面街是国家图书馆,我们只进入到前台,可以发现整个图书馆气势恢宏,内部设施和管理现代化。大陆游客是可以现场办临时证入馆阅览的。不过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就没有进去。图书馆外下沉式广场有个自习区,也“配”了7-11。

Squirrel
纪念堂外也是一个公园,这里的松鼠不怕人

国父纪念馆


接下来去国父纪念馆。我们本有打算去骑台北的公共自行车。但是公共自行车开户需要有台湾当地手机号。由于我们此次租了随身WiFi,就没有再买当地电话卡,所以也无缘公共自行车。 如果你买了台湾当地电话卡,直接到公共自行车点在触摸屏上自助手机短信激活即可使用。好像是用悠游卡扣费。

那我们就搭捷运去了国父纪念堂。恰巧也在换岗仪式,当然花样和中正那边不太一样,而且国父纪念堂有二楼,更方便观看吧。

纪念堂内有个小博物馆,介绍国父生平,三民主义,民国宪法等,可以顺便参观。

纪念堂二楼有很多讲演厅和活动室,相信有很多艺术或公众活动会在这里举行。(补充:我后来发现一些正式的会议,比如国民党“换柱”的临全会,也在这里开。)

然后有个小插曲:一个游客迎面走来,大腹便便的样子,张口就问“诶?孙中山遗体在哪里?”。额,你还以为这是毛主席纪念堂啊。

国父纪念堂周边广场,同自由广场一样,是当地民众常来进行休闲活动的生活公共场所。有母亲带着大概刚放学的儿子在广场上扔球。还有不少中学生模样的在国父纪念堂的屋檐下练街舞,他们旁边还有练功的。毫无违和感。

Falungong outside SYS Memorial Hall
毫无违和感

说起来,和福州的五一广场的功用差不多。但是由于台北这边地面干净,也很少有小摊贩,再加上人群密度不高,当然还有当天阴天比较不热,使我感觉心情舒畅。广场周围也没有紧邻的摩天大楼,相比上海的一些公园,没有压迫感。

比较:南京的中山陵

南京中山陵主殿建筑上类似中正纪念堂,主殿中间是一座孙中山坐像,天花板是青天白日旗,墙上写有三民主义等字样。南京的主殿比较小,但是因为是依山而建的整个陵,所以总体气势磅礴。

南京的是中山先生去世之后一两年修建的,台北的则是国民党迁台之后的事情。建筑上没有什么可比性,但是两者作为对同一个人的纪念性建筑和公共景点,我想可以谈谈它们的管理水平。

南京这个主殿不允许拍照,工作人员会大声地、用手指着拍照的游客呵斥。基本上,游客只能沿着参观路线转一圈出来,如果真的想驻足在中山像前......你也走不到他面前。而台北的国父纪念馆是开放的公众空间,在换岗仪式结束后都会撤下警戒线,民众可以自由走动拍照。我不知道南京那边基于什么理由不让拍照和粗暴对待游客。是为了尊重孙中山吗?不像!你看南京主殿外树荫下是卖香肠、饮料的,游客坐在树荫下、坐在通向主殿的台阶(墓道)上吃吃喝喝。地面也不干净,哪里是尊重的意思?而且,南京那边卖水卖饮料也是特别贵(大陆景点特色),明明是在利用中山陵大发横财。卖的纪念品也是内地景点千篇一律的纪念品,而且明明是中山陵,摆上了老毛还有共产党五代领导人的纪念品。感觉很刺眼。

不多说了,再看台北。

台北101

其实距离国父纪念馆挺近的。直接步行过去也可以。

Taipei 101
台北101

台北101曾经是世界第一高楼,外形的话,有的人说像几个方便面筒叠起来。懂行的人,则说它的设计是Neo-traditional的。我能看出来的,也就是铜钱、祥云和龙头等传统符号的嵌入。

Protesters outside Taipei 101
台北101楼下的示威者,他们其实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,连口号都没有喊

 

台北101算是台北的一个中心,楼下经常有一些发布会之类的活动举行。

101底层是商场,中间大部分楼层都是写字楼。包括Google和Yahoo的台湾总部都在那里。观光层只有其中的两三层。

门票全价500台币,合人民币约100。这个已经是良心价了,国内的广州塔 东方明珠等等没有个200-300不可能让你进去的。

注意:凭青壮卡还可打折(18-25岁,无条件免费领,在旅游中心)。可惜我们从101下来之后才找到办青壮卡的地方,就没有用上优惠。

在101主要就是俯瞰俯瞰街景。可能是由于地震多发加上台风,而且台湾人口密度并不很高,台北并没有很多高楼。101基本上就是台北唯一的摩天大,所以一览众山小。

Taipei City Hall
台北市政府

另一个看点是101的阻尼器。这是比较罕见的可以参观的阻尼器。阻尼器肯定是一直在动的,据说风大时都能观察到位移,但是我当时盯了好久都没有肉眼可见的变化。

image13
阻尼器

可以想象的是,在地震如此频繁的地区能建起101这样的高楼,需要非常多的安全措施和设计考量。

Taipei's Evening viewed from 101
华灯初上的台北

 

夜市

下了101之后,去饶河街夜市吃晚饭。到夜市时雨开始下大了。饶河街是地面的,除了骑楼可以躲躲雨外,被淋一下也是难免的。

我不怎么懂得吃的。印象中,吃了一种肉肠做外皮的“寿司”、臭豆腐、一些糯米做的丸、还有豪大大鸡排。

印象比较深刻的是牛奶雪花冰。那一大碗我们两个人都吃了好久。后来在台湾吃到的甜品也都是量很大,好像就是专为两人以上而做的。

我们这次在台北只去了一个夜市,也算是一个缺憾吧。

标签